第九阅读网

更多
当前位置:首页> 青年文摘> 文苑>

【文苑】围城里的男人女人

发布时间:2014-02-16 类别:文苑

  【综合阅读-文苑】围城里的男人女人
  
  钱钟书的《围城》,是我后来才认为的一部佳作,可能是之前接触他时年龄还太小,只感觉实在平淡,奇怪何这部小说故如此受人宠爱。大学后受到各种熏陶,于是,才决定又一次拾起这本饱经岁月蚕食的书。一遍,两遍,每一次的阅历,总有不同感受,无限感慨。而如今我也决定用另一种方式来阐释这部小说的魅力!
  
  《围城》毋庸置疑是一部现实性小说。现实性小说的特点是再现性、逼真性,它对外在的客观现实作了如实的刻画模拟,正如钱钟书自己在序言中说“在这本书里,我想写现代中国某一部分社会、某一类人物;”现实性小说还以写实的方法,按生活中各种事物的本来面目进行精细逼真的描绘。比如《围城》中的几个大场景,法国游船白拉日隆子爵号上的生活,一行在去三闾大学路上的经过、到那儿后的日子,以及方鸿渐和孙柔嘉的婚后生活都是极逼真的描写,也许找不到原型,却是实实在在来源于生活。
  
  《围城》这部小说好在什么地方?这部书整整写了两年,作者也说过:“两年里忧世伤身,屡想终止”。书中的主角,我想说他并不是某一个人或几个人,而是某一类人。这一类人,他们有着这样的经历,留美英德或是法国……总之,他们都是家世不差,身份较高的知识分子,有的是大学生,研究生又或是博士。但同时他们又有着相同的气味,知识分子的陋习,他们留学海外但有可能学位不真;在人际交往中,他们不甘寂寞,可以带着文雅的面具风流;在自己的弱点面,他们极力掩饰,但在我们看来是捉襟见肘!爱情,在这里谈不上有什么圣神、重大,爱与不爱在最后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。婚姻中的无奈,双方却不肯坦诚相见,这样的关系真是让人不寒而栗。
  
  方鸿渐,《围城》中的主要男人,小说从他乘船回国开始说起。在船上他与鲍小姐调情风流,上岸后佳人离他而去,虽然他也觉得这样最好,但男人的自尊心让他受挫不少。然而马上他又投入到另一个粉黛的怀抱中,他知道这个苏文纨不比其他野花野草,人家有着很好的学位名声,不错的家世,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做好要被一个女人困住的准备。就这样,他们的关系不松不紧。是的,他们都是处理关系的行家,谁都不敢轻易出手。这应该是他最春风得意的时候,拿着德国某大学的学位证备受仰慕,得到佳人的芳心,有一个赵辛楣这样好条件的男人的嫉妒,另外又遇到唐晓芙这样一个让他心仪的女子。然而好景不长,苏文纨得不到爱后的嫉妒,唐晓芙的离去,老丈人的逐客令,开始了他的“流亡生活”。而也是从这刻起,他的身份地位从此滑落,生活从此拘谨。作者设置这样一个形象,嘴上机敏内心怯懦、无不见识而又毫无作为的知识分子。是一种讽刺批判,亦是一种唤醒社会这样一个阶层反省。
  
  《围城》中的女人们,一个个隐形的情感高手,她们事故却不露神色,可见女性的手段之高。才女型人物苏文纨的矜持与矫情,在前面她识大体,懂得保持自己的高贵风度,然而闹翻后的再次相遇,她也变成了一个落入俗套的富太太型,品味低俗,还走帮贩私货。唐晓芙显然是作者偏爱的角色,她没有什么陋习且长得漂亮,但是作者却并没有把她配给方鸿渐,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没有深陷这围城之中。小家碧玉式的孙柔嘉柔顺后面深隐的城府,她受过高等教育,没什么特长,却不笨;不是美人,可也不丑;没什么兴趣,却有自己的主张。这样的女人实是最多的,她极会运用自己的聪敏,成功的嫁给了方鸿渐。他们的结合是知识分子中很典型的谈不上谁输谁赢,也不能说完全没意义。
  
  《围城》钱钟书从1944年写到1946年。两年的时间里造就了一类生命的兴衰,他们活在不知名的世界,眼睁睁看着肉体的腐烂却也毫无办无法。
  
  “城外的人想冲进去,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”。主人公自回国以来不断地在经历一个又一个的包围,被包裹又逃出来,重复着让人窒息的生活。怎样才是个尽头,这不仅是主人翁要寻找的答案,也是我们需要去探寻的。其实,每一次的“围城”都带随着利益熏心,为了名、利反而让自己深陷泥潭无法自拔。
  
  《围城》的语言是极具特色和功底的,他尽显幽默风趣,看似好玩,但讽刺批判意味从头到底尽显;像文章中说女人的笑:“许多女人会笑得这样甜,但他们的笑容只是面部肌肉柔软操,仿佛有教练在喊口令”当你笑过后只觉真是入木三分,叹为观止。再有:“那时苏小姐把自己的爱情看得太名贵了,不肯随便施与。现在呢,宛如做了好衣服,舍不得穿,锁在箱里,过一两年忽然发现这衣服的样子和花色都不时髦了,有些自怅自悔。”这些语言文字,只叫你不得不佩服作者钱钟书的文学功底。
  
  一部好的小说,不仅要有故事,有情节,还要与读者产生情感切合,再读《围城》,我相信又会有更多不同的理解和感受。
(责任编辑:沙拉美优)


百度
互联网第九阅读网